1hjh qqq4 6cii pfrj 48k4 ln3v 46ca k6kq 3phf 28q2
学习啦>在线阅读>故事大全>故事>《乡村现实生活故事:张家垴子的法图麦》正文

乡村现实生活故事:张家垴子的法图麦

学习啦【故事】 晓晴时间:2018-08-18 16:57:06我要投稿
标签:撺拳拢袖 8g8e 足球彩票14场胜负怎么玩

  这个地方叫张家垴子。从字面上就知道这个地方住的全是张家人。可住的确是姓马和姓田的一些人,说来也挺奇怪的,可能中间有很多故事吧。垴子就是最里头呢。真是水淹不着,人看不到,也走不出去的好地方啊。

  延续着回族大杂居小聚居的特点,整村都是回族。四面环山,很厚重,重的让很多村里人不敢逾越,怕一不小心再也回不来。也造就了村里人傻乎乎的朴实,过雨来了,地震来了,都不慌不忙,不急不躁,面无表情。不过冬天的日头很喜欢这个很安静又心安的地方,也就这个时候,才能看见村里老汉娃娃们脸上的荡漾,女人们身上漂亮的衣服。

乡村现实生活故事:张家垴子的法图麦

  只有一个方向可以进村,那就是东面个。南面有南湾,西有西湾,这两个地方都住着亡人们,就连村里那几个整天惹是生非的尕小伙子,也不敢造次,怕亡人们拾掇他们,至于北面个,也就是村里人的生存之本,大面积的旱地,雨水多了,收成就好了,人也就体面了,腰杆子拔的就像村口老杨树那么直,很硬气。遇到大旱,人也就蔫了,别说霜打的茄子,就像耳朵天天挨着老婆子的揪疙瘩,走路都要靠着墙走,腿软的很。中间,是所有人的敬畏的地方,圆顶的清真寺,也就这个地方给人真正的踏实幸福和满足,轻微的吸一口气,美美的吐一口气的地方,跪在大殿里,虔诚的面向克尔白,念着苏热,洗净全身的污秽和不祥。

  村里的房子都很有规律,一排一排的,就算你特别有钱,想在行列之外压上几间房子,都不行。因为你身体上血管都有自己的位置,你再给它单独引流一下,不阻塞才怪,难受死你。法图麦的家就在第三排第三家,在村里也能排的上前几,说是四合院吧,比起北京的四合院,那就是前面的身材苗条时髦的美女后面跟着的头发乱糟糟瘦小脸红彤彤的碎丫头,没法比,孽障的很。不过,也用土墙给围上着呢,贼想进来,还得翻上一翻,滚上一滚。

  哎。算上一算,法图麦这个碎女子现在也15岁过了,从新鲜的婴儿也出落成村里数一说二的攒劲的女娃娃了,就像南湾的杏树,一到五月份白里泛着淡淡的粉红,伴着让人神清气爽的小绿叶,闻起来让人躺在树底下,懒洋洋都不想起来了呢。粗长的辫子,让人怀疑她已经三十岁,不过看看着她那能捏出水的红红又有点婴儿肥的脸蛋,这怀疑是多么可耻,那稍微有点厚的嘴唇,但绝对是不难看的厚,就像揪片子,太薄容易烂锅里,太厚又煮不熟,她恰到好处,你弹一下,会陷下去但又舒服的回来了,真神奇。她的眼睛我不想形容,我这匮乏的大脑里根本就没有形容她的词,怕说出来,会肮脏这独一无二的纯洁,不敢亵渎。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村里和她相仿的儿子娃娃都躁动了很久了。

  你这个碎女子又在看你那个破书,书能和你大一样让你吃饱饭吗?书能让你找到一个疼你的男人吗?你看,你都迷成啥样子了,整天迷迷糊糊的,一会愁眉苦脸一会儿又傻笑,赶紧背上背斗到小北湾拾牛粪去,法图麦她妈呵斥着,黑着个脸就像牛扒了很久的粪一样,硬邦邦的,苍蝇趴在上面,都丝毫不动。正好,外面刮着西北风,呼呼的,门帘子也唰唰的响着。法图麦紧紧捏了捏这本用奇强洗衣粉塑料袋包着的,单薄的书,小心翼翼的放进了几年前她上过学的塑料书包里。赶紧跑了出去,提上背斗。在大门口,整好碰见佝偻着腰,背达着手的大。她大斜了一下眼,心里寻思着,这碎女子瓜着呢疯着呢,顿了顿,不过还是很开心的找他婆姨去了

  法图麦背着背斗,这稚嫩的背,像极了北湾梁,纤细又有担当,总能让成百上千山羊,在整个冬天都开心的有草吃,你要是看见了,你一定会迷上她的。一会蹲下一会起身,一块一块牛粪粑粑都乐意让她扔到背斗里,即使知道它们最后化为灰尘,谁让它们遇见的是让人这么愉悦的法图麦呢。这简单的动作,其实也挺累人的,何况是个女娃娃。不过,她脸上一直浮现着不轻易发现的微笑,还有一点不确定的幸福。谁成想,这却成了她最后一次拾粪。

  和往常一样,她要在五点赶回去给她大她妈还有老娃子做饭。说起这个老娃子,比发图买小一岁,和法图麦也有点像,不过这碎损直接是村里的祸害,这家窗户纸破了,那家墙塌了,那家女子哭着嚎着,都是这个老娃子给造的,现眼的很。不过却是她大她妈心中的一个宝贝疙瘩,一句又一句的牛娃子,法图麦很羡慕,其实她也很疼这个牛娃子,经常用自己攒的钱给牛娃子买牛奶糖吃。

  平时,这个点她大应该在外面,靠着门口的墙和村里的老汉们,撤着麽,说着闲话。不过,今天她却没看到,心里就偷着一笑,难得啊。把牛粪倒在西南角的柴火堆里。据说也在这个时候,在很远很远的印度尼西亚发生了地震,同时引起了骇人听闻的海啸,无数遇难者,唉真是世事难料啊。也奇怪,还很大的西北风说停就停了呢,法图麦也尴尬的笑了笑,就进了屋。

  大,妈,你们今天吃啥饭呢?面条还是踏锅子?法图麦特别有精神的问着。她大说着,女子今天你就不要做饭了,你妈已经做好了。法图麦洗完手,有点不可思议转身向炕的方向看去,更不可思议的看到了好几年没来的老姨夫,正笑眯嘻嘻的靠在炕垴里的被子上,就像村里的优素福哥贩羊数钱的样子,羊都要躲着走,绕着走,生怕自己也变成手上那翩翩起舞的票子,就是那种浑身是羊骚味,又油头光面的样子。法图麦给道了个色俩目,老姨夫也回了一个。她大又喊着,碎女子把饭吃了,到厢房里睡着去,把老娃子也带上。昂,知道了大,法图麦还是很有精神的回答道。吃完后,发图麦扫了一眼大礼柜上面的书包,书包依然散发着神秘的气息,依然明亮明亮的。她妈笑着对法图麦说,拿过去看去,我也不知道你一天看的有啥意思,反正这是你这个瓜女子最后一次看了。发图麦,心腾的一下就给掉了下来,没有表情的拉着老娃子的手,向厢房走去。或许,她想到了什么,或许她在生她妈的气,谁知道呢,可能也就烂书包里的书知道吧。

  天已经黑了,东南西北的四棵老榆树发着沉重的呼吸声,大坝梁上的夜猫子唱着古老的歌谣,老坟坝的夜狐子模仿着优素福家的公鸡的叫声。安静的清真寺,微弱的传出老阿訇念着古兰经,寺顶上的半月与夜空礼帽一样的月亮相互微笑,互相鼓励,互相赞美。

  透过月光,走过白白净净的院子,穿过窗户,微弱的煤油灯。在一张老旧依然鲜红的方桌下,进行着古老的仪式。肃穆的两个老人,两只沧桑,却又有力的手,在桌子下面博弈,他掰一个手指头他也掰一个手指头,互不相让,两只手的指头掰完了又掰回去,几百回合,在坑下面站着的女人汗如雨下的情况下,终于停战了。要是法图麦看见了,她肯定对这种战争似曾相识,因为她多次看到优素福哥和外来的羊贩子在羊皮大衣下面也做着这些惊心动魄的交锋,虽然看不到手指的舞蹈,但场面确实宏大。

  老姨夫骑着他的老幸福,就像赢下了一场以少胜多的战役,哄哄哄的出了村口。大房的煤油灯也灭了,传出来了,大和妈开心又幸福的呼噜声,和家里的老山羊下了双胞胎那次的呼噜声,相似的愉悦,不过更胜一筹。

  这周,法图麦一直在厢房待着,养的很白,但憔悴着,墙上挂着空空的包,却一直盯着看,法图麦疼着的老娃子没有陪着法图麦,老娃子去村口陪着村里的老娃子们打着四角包,赢了两口袋,开心的很。第二周嫁人的三个姐姐也都来了娘家,很是热闹,欢声笑语着,厢房的法图麦站在门口,看着墨色的夜晚,天空中的礼帽,眼角晶莹的泪珠儿像极了老阿訇手中的泰思比哈珠子一般,装满了这一世所有的念想。主麻日,法图麦刚好十五岁半,主麻日法图麦了离开养育她十五年半的庄子,主麻日法图麦含着泪,已不再是那个小伙子们惦记着的丫头子了。

  听说,过了一年老娃子也娶了婆姨了,这个小媳妇和法图麦含泪的时候一样大,像他家的光阴,应该一时半会娶不起来媳妇子。不过老娃子大这几年连续出嫁了四个碎女子,我感觉娶个媳妇应该不成问题。这一年,都流行照全家福,大和妈坐在中间,老娃子和新娘子站在大和妈后面,四个女子站在最后一排。这一排,排满了整个村子的天空,空中飞过的骚鸦奇怪的没有叫,老榆树枯死了一半,大坝梁上的山羊也少了很多。

  法图麦的那本书,被她妈给烧了,好多人都好奇是一本什么样的奇书让法图麦天天开开心心的,奔奔跳跳的,人们问过法图麦,发图麦也没有告诉过任何一个人。唉,让人好奇的要死,整个村子都被怜悯着。


  【本文作者:马佐伟(公众号:甘宁界】

  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乡村现实生活故事:张家垴子的法图麦

Copyright @ 2006 - 2017 学习啦 All Rights Reserved

学习啦 版权所有 粤ICP备15032933号-1

学习啦 学习啦

回到顶部